聂树斌案

电话:
010-81283670
传真:
010-81283670
手机:
13910098315
QQ:
59404655
邮箱:
59404655@qq.com
地址:
北京大兴区滨河街27号1210室
当前位置:首页 >> 聂树斌案 >> 浏览文章
河北省政法委压制聂树斌案十年(二)
作者:佚名 日期:2016年09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针对最高法指定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一事,聂树斌的前任代理律师刘博今说,“我认为,是河北省政法委的力量压着该案不动。”(2014年12月31日 来源:新闻晨报)如此言论是极为大胆的,好在“跨省抓捕”已经不太好使,刘博今还算安全的。如果倒退几年,很有可能抓捕李博今没有商量。正如聂树斌母亲张焕枝所言,国家在进步,法律也在进步。“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已经成为时代潮流,这是任何人所无法阻挡的。这是李博今大胆直言的底气所在。

 “聂树斌案”的前任代理律师刘博今和现任代理律师李树亭,从专业角度和亲身经历角度谈了“聂树斌案”,从他们的谈话当中,俺等法盲之人感到某种震憾,对冤假错案形成原因的震憾,对中国司法进步的震惊,对未来中国前景的震憾。
 中间梗塞成中国司法进步的重大障碍。司法公正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一道防线一旦失守,社会公平正义荡然无存。所以人民群众强烈关注司法的公平正义,那怕具体案件与己无关。“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也体现高层对社会公平正义的高度重视。高层重视,底层呼吁,本来不应成为问题的事情却成了问题,原因就在于中间梗塞。刘博今、李树亭都认为,“聂树斌案”开启了异地复审的先河,这是中国司法的突破,让他们看到了变革的力量。这种变革的力量首先来自社会底层,接着反馈到中央高层,于是形成逐级推动的司法突破。“聂树斌案”异地复查,正好体现了司法突破的这一线路图。李树亭认为,2007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函告张焕枝,称依照法律规定,已将张焕枝的申诉材料转河北省高院,让张焕枝与河北省高院联系。但是7年多过去了,河北省高院对“聂树斌案”的复查、再审毫无进展,对社会公众的质疑充耳不闻,严重损害了法律的权威和司法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刘博今说,我相信最高院对河北省高院处理“聂树斌案”和“王书金案”是不满的。同时,应该半年下达的王书金死刑复核,一年半都没批,也是意有所指的,我想就是给河北省高院压力。最近最高院在没有终止河北高院审查的程序下,又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这也是罕见的。两位律师认为,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指令山东省高院复查此案,一个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藉由“聂树斌案”的公开、公正、公平审理,重建人民群众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信心。愚等则认为,这是最高法冲破司法公正中间梗塞的杀手锏,这种做法等于向全社会宣布,中国司法的进步是任何人所阻挡不了的。
 律师直指河北省政法委阻止案件复查。李树亭说,无论是聂树斌家人还是委托的代理律师,都要求河北省高院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聂树斌案”进行再审,然而这些正当合法的要求一直被河北省高院以各种理由拒绝。按常规,各级法院的档案室都是对外公开的,只要律师拿着当事人的授权委托书,都可以查阅摘抄卷宗,但河北省高院采取了偷换概念的方法予以阻止查阅,理由是:刑事案件的申诉程序,律师不允许阅卷。他们说的是申诉程序的卷宗不允许看,其实我们要看的是一审、二审卷宗,但他们一直这么解答了二三十次,将卷宗捂在手里七八年。李树亭指出,河北省高院不仅不让律师依法查阅、复制“聂树斌案”卷宗,甚至连聂树斌的判决书都不给聂树斌家人,另一方面河北省高院又以聂家没有判决书为由不受理聂家的申诉,还真有故意刁难之意。看来,河北省高院在聂案复查方案绞尽了脑汁,而且不惜违反法律。从这些事实看,明明是省高院压案不办,刘博今却认为“是河北省政法委的力量压着该案不动”,这又如何解释?刘博今解释说,冤假错案如果真的出现,是非常丢人的,若翻案势必追究当时相关的办案人员。如此解释倒也说得通,既然上面在人罩着,作为下级的省高院自然违法办事而不用承担责任,如果独自承担不予复查的责任,估计高院也不敢,除非他是聂案直接责任人。
 现在看来“聂树斌案”又是一起冤案。律师认为,如果说河北省高院不给聂树斌家人判决书,是为聂家人依法进行申诉人为设置障碍的话,那么不让律师依法查阅、复制“聂树斌案”卷宗,是因为“聂树斌案”基本是依据聂树斌的口供作出的判决,没有确凿充分的证据。李树亭说,根据现有公开的信息和一审、二审判决书的内容看,除聂树斌本人的供述外,没有任何人指证聂树斌对被害人实施了强奸犯罪,也没有任何人指证聂树斌杀害了被害人;没有任何聂树斌强奸、杀害被害人直接物证(如指纹、手印、脚印、血液、体液、案发现场遗落的个人物品),证明聂树斌实施犯罪;公安机关是根据对犯罪嫌疑人的分析推断,“按图索凶”抓获了聂树斌;最终,两级法院根据聂树斌的口供判处其死刑并立即执行。代理律师查阅“聂树斌案”卷宗,是为了找出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的各种疑点,尽最大可能还原案件客观事实,以证明聂树斌无罪。
 律师详细解释冤假错案形成的原因。律师们解释,造成冤假错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与中国法治进程只有30年,执法者素质不高、纠错机制不完善都有关系。
    一是机制问题,原来是以“侦查为核心”,公安机关移送了案件,检察院就得起诉,检察院起诉了,法院就得判,而公安侦查机关又有刑讯逼供的恶习。由于公检法的这种关系,一个案子下来,材料从公安局送到检查院、最后到法院,基本上就按照公安局提供的材料,一上午走完程序就判了。要知道一宗民事案件可以扯半年,但关乎人命的刑事案件却简单到这种程度。现在随着法律制度、纠错机制的健全,冤假错案在不断减少。
    二是观念问题,在相当一部分司法人员的潜意识里尚存“有罪推定”的概念,并由此产生一种惯性思维:一个人有犯罪嫌疑,或者被刑事拘留、逮捕、审判,那他就成了坏人,他作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所说的一切,就都是在为自己的罪行开脱、狡辩,根本不必予以理睬。由于是对犯罪嫌疑人先入为主,于是信奉罪从供出:有了口供,就有了破案线索、方向,案件往往迎刃而解;没有口供,案件往往就无从下手,久拖不决,甚至无法结案。在命案必破的压力之下,有些人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三是办案恶习,一些办案人员为了图省事和走捷径,不去调查研究,收集证据,而是千方百计采用引供、诱供、指名指事问供等非法手段获取口供;甚至对被讯问人滥施刑讯毒刑,严重侵害犯罪嫌疑人的人身权利。本来是屈打成招,办案人员却如获至宝,作为定罪证据。
    四是错案追责,在一些侦查机关人员意识里,有时明明已经知道案件证据不足,但还要把错案一错到底。因为办错案件,不仅不能立功受奖,受到表彰提拔,还要内部受到追究,遭到批评或处分。所以,有时候即使法院判决无罪了,侦查机关还坚持要求定罪。这也反映到案件复查当中,“聂树斌案”一直被某些人压着不予复查,也是害怕追究责任。看来,这些人把追究自己的责任看得比别人的生命还重要。这就是人性失落了。
聂树斌案件前律师 刘博今 编辑
北京博审律师事务所
电话13910098315
北京市大兴区金星路12号2号楼705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诉讼再审网 京ICP备1000311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