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

电话:
010-81283670
传真:
010-81283670
手机:
13910098315
QQ:
59404655
邮箱:
59404655@qq.com
地址:
北京大兴区滨河街27号1210室
当前位置:首页 >> 聂树斌案 >> 浏览文章
聂树斌案,每个人都欠一个交代
作者:佚名 日期:2016年05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虽然早有聂案结局已定的传闻,但没到最后一刻,终归心中还难以放下些许希冀。不过,随着洪陈案的尘埃落定,特别是看到段万金律师、林波律师对陈律师的批评,我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如果未来一个月未出现重大变故,想必不好的终局就会成为现实。

很多人说陈律师在聂案中进退失据。没错,陈律师的表现确实未达到外界呼吁的那样富有进攻性。不过我想说的是,陈律师的风格一贯如此,以至曾被人讽为“迂腐”,可是当初选择陈律师,不正是明知陈律师的风格却依然选择陈律师的群体合谋吗?当初不正是群体的质疑以及“随便哪个律师都能翻案”的无知才让进攻性的杨金柱负气而去吗?

“做律师要知道讲政治”,这个在欧美被视为金科玉律的实务规则,由于某些原因而被国内律师鄙视。但是,聂案发展到今天,恰恰是众多律师集体政治幼稚的结果。即便不认同杨金柱,可是我们自己又为聂案做过什么?

早在河北审查王书金是否为聂案真凶的时候,我写过《河北在玩拖刀计,聂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当时我已经预测到河北会用否定王书金的方式来误导舆论。可惜,当时就有很多律师认为聂案大白在即。

后来聂案指定山东审查,我与多人表达过对聂案的担忧(遗憾均未说服对方,甚至对方可能都不记得我说过这些话)。我认为所谓“随便用哪个律师都会翻案”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因为按照中国官场的规则,官方想对聂案翻案完全可以直接要求河北翻案或指定最高检抗诉,绝没必要拉山东来打河北的脸,特别是考虑到冀鲁官场一贯交好的背景,所以指定山东审查不过是舆论试探而已,绝对不可能让山东直接把河北架到刀上。从这个角度看,聂案审查阶段不仅不能轻言功成,反而要加倍小心官方的各种托词。

如今看来,聂案不断地延期已经基本证明我的这个预测也说对了。遗憾的是,当初的律师圈太过乐观了。杨金柱主动请缨反而被视为抢功。于是,今天我们面对的局面是,王书金自认真凶已经被官方否了,聂案疑点也都被河北以及央视反驳过了。虽然辩护方质疑过这些反驳,但如今辩护方的理性与诚信已被洪打掉,特别是律师圈还在不断地自我贬低辩护方。有了这些铺垫,官方足以理直气壮地对聂案不翻案了。唯一留下的,可能就是杨金柱当初公布的聂案案卷。虽然我对杨金柱的脾气深恶痛绝,对他的一些做法也难以认同,甚至在上海丁小红案(翟杨案前身)和兰州林贤通案中与他有过不愉快的争吵,但在公布案卷这件事情上,我绝对佩服杨的智慧和勇气。或许,没有杨的行为,我们研究看到不利的结果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再对陈律师进行评判已无多少实质意义,聂案只剩下理论上的希望了,大家还是把精力都放到聂案上面吧,以各自的方式再尽一点力。否则,官方一定会以质疑律师可靠性的方式来将舆论引向律师辩护观点错误的方向,最终盖棺论定。聂案背书了太多法律人的荣誉,集众多法律人之力而无功而返,社会对真辩还有几何信任?

对于陈律师的和解协议,虽然我不知内情,但多少能想到毫厘原委。说一个旧事。兰州林贤通案时,不近烟酒的陈律师意外地与他人频频敬酒,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我问陈律师的助理小姜,陈律师此前说过这些吗?小姜说从来没有。我当时脱口而出,怎么像临别赠言。当晚陈律师病发,几近西去。杨学林律师也曾撰文,披露法庭调解过程中陈律师多次发病。种种迹象,都可以反应出陈律师承受了不为外界知晓的巨大压力,以致最终败笔。对于这个结果,我也非常不理解,但我还是请大家给陈律师时间,不要再说江湖再无陈光武之类的话,相信陈律师会有交代。

只是不知道,将来洪陈案大白天下的时候,聂案是不是已经束之高阁,只有杨金柱留下的案卷成为我们寻迹探踪的唯一路径。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版权所有:中国诉讼再审网 京ICP备10003112号-1